普洱信息港
教育
当前位置:首页 > 教育

冰焰帝尊 第四百三十九章 认输了?不可能!(二更)

发布时间:2020-01-10 10:12:51 编辑:笔名

冰焰帝尊 第四百三十九章 认输了?不可能!(二更)

第四百三十九章认输了?不可能!

蓝眼的身躯,再次出现在高空之上,只是,气息紊乱,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势无数,实在不忍直视,堂堂高阶妖尊,被一个初阶武尊打成这样,已经没谁了。

蓝眼的眼神中,有恐惧

,有震惊,有不安,对方才二十岁,而自己,已经修炼数千年,实在不敢想象,难怪人类能够主宰大陆这么多年。

但他的眼神中,还有不甘,他不甘失败,显然还想出手。

“蓝眼,退下吧!”海妖首领不甘的喊出一声。

“王,我还能战。”蓝眼不愿意接受这个事实。

“既能战,岂能胜?你已不是他的对手。”海妖首领知道妖兽对战斗的结果很重视,他们,向来高傲,自认是天地的宠儿,败在宇文浩手里,实在不甘。

“你既然不服气,放马过来。”宇文浩朝蓝眼勾了勾手指,此刻的他,何惧蓝眼。

“臭小子,休得狂妄。”蓝眼怒视宇文浩,准备再次出手。

“退下!”海妖首领一声呵斥。

“公子乃人类翘楚,我海妖一族认输。”海妖首领对宇文浩很是欣赏,宇文浩的实力,彻底改变了他对人类的看法。

“认输了?不可能。”张羽后背发凉,海妖一族认输,代表着他们就要陨落于此,绝对不能。

“还愣着干什么,逃。”张狂拽着张羽的衣领,袭空而去。

“空间,浪涛涛。”海妖首领高喝一声,顿时,四面八方出现一道道水幕,这可不是单纯的水幕,而是空间之力。

水幕隐天蔽日,完全封锁了张狂两人的退路。

“煞云阴风掌——”

张狂狗急了跳墙,看着挡在前方的水幕,一道攻击轰了过去。

攻击轰向水幕,水幕荡漾,却未曾破碎,点点液滴落下,颇为美丽,但谁也没有关注其中的美丽,而是看着急促的两人,甚至,刚才被张狂煽动的武者,也是一阵后怕,实在是那海妖首领的手段太可怕了。

同时控制数千里的海域?让海水形成水幕,阻挡下高阶武尊的退路?那海妖首领的实力又是什么境界?

武宗,或是武圣。其中,只有一人深知海妖的境界,那就是之前的小老头,只是,他很平静的看着这一切,并未说出,或许,在他眼里,两人死不死,与他没有丝毫关系。

两人没有第一时间逃脱,腥红的触手,铺天盖地而来,张狂看着这些腥红的触手,气恼不已,将张羽挡在身后,怒吼一声,频频拍出攻击。

咔嚓!

他身前的空间如玻璃一般发出破碎的声音,触手来势不减,直袭张狂。

“羽儿,退开。”

张狂挡不住这些触手,朝身后的张羽喊了一声,自己则闪身离开,可张羽早就被这铺天盖地的攻击吓傻,脚已软,没能第一时间闪开,一根根触手,穿透他的身体,张羽身体,犹如刺猬一般,临死之际,看着自己的身体,太多不甘。

他一生碌碌无为,就这样死于这里,这也太不值了。

触手撕扯,张羽的身子裂成无数碎块,掉入海水之中,解决了张羽,张狂自然不能放过,张狂虽然经历多次挣扎,但还是免不了一死。

凶残血腥的场面,一些武者,一辈子都没有见过,一阵反胃。

今天发生的一切,仿佛就是挥之不去的噩梦,对一些武者,影响很大。

“我海妖一族已实现承诺,各位请离开吧!”妖兽首领撤去所以的水幕,平淡的说道。

“听闻西域静海拥有一颗生命源珠,故而我等前来寻找,还望前辈不吝告知。”宇文浩朝海妖首领抱了抱拳。

“一切都是谣传,我在这里生活多年,未曾听说过此物,所以,帮不了你们。”海妖首领自然不会实话实说,只能推辞。

生命源珠,可是西域静海最珍贵的东西,岂能拱手让人。

“既如此,那恕在下叨扰了。”宇文浩并没有继续逼问,这些武者没有离去,显然也是为了生命源珠,说不一定他们能有办法找到生命源珠的位置,所以,他不着急。

海妖一族,没多久彻底的消失在海面之上,一切,恢复平静,仿佛之前什么也没有发生似的。

“宇文,我们不找生命源珠了?”凤曦月知道宇文浩此行的任务,故此问道。

“找,自然要找,可是,应该有人比我们还要急。”宇文浩别有深意的朝那些武者看去。

“公子发现了什么?”淑雨出奇的没有询问宇文浩。

至于黑熊和严珂,默默无语,对于这些计划,他们不干涉,但宇文浩的安全,却是时刻保证,谁对宇文浩有威胁,他们要将这一切扼杀。

为了生命源珠,他们甚至可以替宇文浩挡下危险。

高空之中的武者,面面相藐,显然不知该何去何从。

“这样待下去不是办法,该怎么办呢?”

“我们连身处何处都不知道,是去是留,实在难办。”

“有惊无险捡回一条命,我还是离开吧!”

“我愿意与你结伴而行。”

有人选择留下,有人选择离开,至于想要离开的人,定是被今日的场景所吓到,他们已经不敢继续向前了,前方未知的危险还有很多,不想白白送命。

至于留下的人,定是为了生命源珠,这一点,宇文浩可以肯定。

“小老头航行多年,知道前方不远处有一处小岛,若是各位相信我,可随小老头同行。”那个船长开口了。

“有小岛?那再好不过了,漫无目的的浮立高空,实在太受罪了。”

“我愿意,深海处的小岛,自然别有风景,岂能错过。”

“船长盛情相邀,我们岂能拒绝,一起吧!人多也能互相照顾。”

小老头如此说,已经有人按捺不住,但宇文浩却多想了一些,这个小老头明知前方不远处有小岛,为何不在之前说出呢?这一点,耐人寻思。

还有一点,他总感觉这个小老头似乎有什么不可告人的计划,所以,宇文浩没有开口答应。

“今日之事,都是依仗公子,有落足之处,小老头自然不能忘记公子,一起前行吧!”小老头见宇文浩等人不为所动,竟然主动邀请。

“如此主动,定有所目的,看来之前的猜想没错。”宇文浩心中暗想,微笑着点了点头。

“盛情难却,我岂能辜负船长的好意,走吧!”

济南艾玛医院妇科
一般检查多少钱北京京都儿童
惠州看白驳风医院
承德重点癫痫病医院
玉林治疗卵巢炎方法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