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洱信息港
生活
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

冥尘贯 第三四八章 黑白照片

发布时间:2020-01-17 03:57:44 编辑:笔名

冥尘贯 第三四八章 黑白照片

当尤尼斯听保姆说妈妈要和自己通话时,美丽而调皮的眼睛瞪得大大的,仿佛那只是保姆开了个玩笑,而楚江童第一感觉就是保姆的话是认真的,但怎么也想象不出,那接下来的情节是不是真实的。

尤尼斯举着,好像一块随时掷出去的铁饼。楚江童嘘了一声,连小巫蛮都一声不吭,仔细地盯着屏。

“尤尼斯,你在听我说话吗?”里传来慢慢地说话声,尤尼斯实在不相信自己的耳朵,那个有点陌生的女人声音――居然是自己的妈妈?那声音好像经过处理一般,珍藏了许多年,直到今天才拿出来。顿时,回忆穿行于真实的通讯工具中,将她那颗一向并不脆弱的心用力地扎了一下,随之泪水哗哗而下。

“尤尼斯,你为什么哭了?在听我说话吗?”妈妈的语音几度停下来。尤尼斯实在无法回答,抽泣声代替了回答,毕竟,自从妈妈认识了“三只猫”和“老板”之后,语言就从“交流”领域被删除,唯有留住的是对抗。

“妈妈――我在听你说话……在听,你好吧?妈妈……”尤尼斯已经词不成句,句不成语。

楚江童默默地注视着她的背影,心里热乎乎的。猛然间似有所悟。今夜尤尼斯的妈妈绝非只是闲聊,那么多年的语言僵滞,今夜很可能要向女儿透露一个极不平常的秘密。

“尤尼斯,我知道这些年来对你太不公平了,好在你是个懂事的孩子,灾难和不幸不仅没有打垮你,反而让你变得更加坚强!我没猜错的话,此时你应该正和楚江童在一起,其实,我最大的愿望就是你们俩能在一起,好好珍惜吧!”

“妈妈……你没什么事吧?身体不舒服吗?我马上回去……”尤尼斯被妈妈的话吓了一跳,一个并不年长的人,为什么总说一些类似总结的话?不,不,自己错了,妈妈因为刚刚恢复了语言功能,她需要这样的总结,同时也是对过去那些岁月的不屑。

“尤尼斯,你们都回来一下,我有件事要告诉你们!”妈妈在中认真的说道。

楚江童站起身,此时此刻,什么都没有比站在她妈妈面前更为重要,毕竟,这种美好的时刻太难得了。恨不得生上翅膀的尤尼斯本能地坐在副驾驶,楚江童进了香气四溢的轿车,这香味代表着一种高贵。一路上,尤尼斯没有挂,妈妈说话并不是很多,因为语速缓慢加上思考的时间。很快来到县城尤尼斯住的小区。楚江童没有打扰尤尼斯,让她的思维一直按照正常匀速吧!她和妈妈一样,需要细节充填长长的日子。

尤尼斯握着一直来到门口,门开了。

保姆一脸的笑容站在墙角,开门的人正是妈妈。尤尼斯将一扔,小巫蛮飕地跃起接住。她拥抱住妈妈,妈妈一脸的阳光灿烂,精神头出奇地好,新换了一身干净整洁的套装,头发经过仔细梳洗,而且还烫了一下。尤尼斯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既然连都能拨,连门都能为自己开,足以说明,她没有求助于保姆。她也许认为,只有自己做才更能表达此时的心情。

真的,生命的价值往往不在于你拥有多少金钱,而在于你无论处于什么样的环境中,都没有让自己迷失。保姆见尤尼斯和楚江童回来了,便去厨房里收拾。妈妈拍拍整洁的沙发――这好像是她的另一幅杰作。

楚江童和尤尼斯坐下来,妈妈一脸随和,看不出她有什么秘密的话题。楚江童并没有往深层里去猜度。尤尼斯呢,则认为妈妈可能向自己简述一下这段时间的内心痛苦。

他们都猜错了!妈妈首先将温和的目光洒在楚江童的肩头,接着投去他的脸上:“楚江童,我很欣赏你,不仅有胆识而且正气执著,我让你和斯斯回来,是想给你们看一件东西,或许对你有所帮助!”

说着,她站起身从容而去。卧室里的壁橱门响了一声,尔后她依然迈着从容的步子出来,温和的目光让人猜不出她有什么惊险的秘密,直到重新坐回沙发上,楚江童的眼睛这才瞪大,尤尼斯的神色则像在接受一项挑战。

妈妈的手里捏着一个牛皮纸信封,没有封口,沉甸甸的,里边的东西在这一刹那间平添几分神秘。

“妈妈,那是……什么?”尤尼斯才要伸手去接过来,妈妈却将它递给楚江童。慢条斯理地说道,更像一个叮嘱:“楚江童,这东西只对你有用,对尤尼斯却和对我一样,只是一些没用的照片!”

“照片?”楚江童没有急着打开信封,心里重复着这两个字。他将信封轻轻放在尤尼斯的手里,仿佛这是她最有资格接受的东西。尤尼斯以特工的敏感,拍了它一下,然后惊诧地盯着妈妈。还没等她说话,妈妈毋自点点头,温柔的目光再次洒在楚江童英俊的脸堂。

“楚江童,你才是当之无愧的丹青高手,我不会看错的,如今的时代中,已经很难得了……”妈妈伸出白晰的手拍拍他的肩,“我曾经欣赏过你的作品,真没想到,一个年轻人有着那样朴拙而超越的思维,令人赞叹,当然,你的表现手法更值得推崇……”

“谢谢夸奖,阿姨,有时间我要向你请教!”楚江童眼中尽是感动,没想到,自己的作品,有人如此真诚的看过并记在心里。

尤妈妈说:“有些作品的价值,恰恰在它的商业价值之外,我要期待着你有更大的突破……”妈妈温和的表情像圣母。

“阿姨,一个真正的画者,所用的画笔,是心和眼睛,我想看一下您的作品可以吗……”

“年轻人,我只是爱好,很惭愧,以后吧……”尤妈妈微微颔首。楚江童同时点点头,从她的身上,看到的是一种大气与风度,奇怪,她与昨天判若两人。信封里沉甸甸的,还是回去再打开吧!直到一起吃过晚饭,这才离开。

这一夜,尤尼斯脱尽特工的干练,像个温柔的准少妇。天哪,人都有两面,自己的另一面呢?楚江童告别尤尼斯和她妈妈,独自回村。一路上,那种特有的香气好像已经渗透至自己身体里。它不是尤尼斯身上的那种,她妈妈身上的香气,虽不狂烈和浓厚,可柔和中更容易接受和记住。

尤妈妈今晚进的厨房,所有人成了她的帮衬,她似乎更喜欢那种有条不紊的自己忙碌,她有个最大的特点就是,从不将自己设置为一个主角,让你去陪衬和服从,而是――大家都是可贵的主角。她既帮衬你去洗菜又会在炒菜的过程中让你递给她调料、盐。

楚江童简直被她震撼,一个遭遇过那么多不幸的女人,竟突然变得如此健康,难倒是上天所赐?直到回了画廊,他也没有急着打开信封,似乎忘了。小巫蛮兴奋极了,在尤尼斯家的真诚礼待,使它很快乐。

“呜呜!”在向主人提示:那么重要的东西都不感兴趣了吗?抓过牛皮纸信封,塞到楚江童手里。

“噢,你比我还着急,我猜应该是一些珍贵的照片,看……看……噢,天哪,那是什么?”楚江童抽出信封里的东西,黑白版的,模模糊糊的画面中,白白灰灰的,看不出什么东西,一张张,有的上面什么也没有。楚江童和小巫蛮同时瞪大眼睛,百思不得其解。

“这是什么?模糊一片,好像一团乌云……”“呜……呜……”小巫蛮纳闷地摇头晃脑。楚江童从第一张一直翻倒最后一张。这些黑白照片,很可能好多年了,有些粘连,而且许多地方已经开始泛黄了。

难道这就是尤尼斯的外祖母在临终前,回光返照中拍下的“东西”?太不可思议了!这些照片中,除了一团团云朵一般的图案,别的便是模糊一片。

犹豫着将照片装好,很费解,是不是经过多年的放置有关?尤尼斯曾经讲过,当时那相机里的胶卷并没有冲洗过?这又是怎么回事?看得出,尤尼斯的妈妈对这些东西很器重,她温和的眼神中似乎有种不容置疑的期望。再次将一张张照片翻出来,越看越不像照片,他究竟拍下了一些什么?可能没有人会知道包括尤尼斯的外祖母。放好照片,陷入沉思。

尤尼斯也一样无法入眠。

“尤尼斯!记得你曾经说过,那黑白相机里的胶卷并没有冲洗过?”

“妈妈曾说过,怎么……你现在看到那些照片了?噢,昨晚真该留你在这里睡觉!”尤尼斯对照片很感兴趣。

“没问题,本身就是你们家的东西,我拍下来给你发过去……”

“我感觉你有点失望,若在往常你会叫起来!”尤尼斯说。

“不,也许我们根本破译不了相机中的密码……”

“是嘛?这些照片,不是现在冲洗的吗?噢,我妈有时精神有时糊涂,不过这照片……你发来我看看再说吧!”

一会儿楚江童将所有照片全拍了一遍,发给尤尼斯,尤尼斯打来,声音懒洋洋的,好像刚刚睡了一觉。

“不会吧?这哪是什么照片,白白的底子上全是些黑乎乎的云朵,这肯定不是外祖母相机里拍摄到的东西,也许……哎,你觉得有没有另一种可能,是照片存放的过程中出现了质变……啊,这样吧,我去问问妈妈……”尤尼斯急急说道,一会儿便挂了,他要去妈妈的房间问一些情况。

十几分钟后,楚江童的响起:“船长,这照片是妈妈当年冲洗出来的,因为担心,胶卷时间长了会发生质变,因此第二次又去了冲洗店……”

“唉!这才是真正有价值的东西!”楚江童仔细盯着照片,很奇怪,这些黑色的云朵,立体感极强,“尤尼斯,你睡吧,就这样了!”

楚江童将一张张照片聚起来,变换不同角度,可是越看越模糊,毫无发现。因为这件事,致使计划好的冥门涧之行暂时停止。

“小巫蛮,你该好好睡觉了,一次次起来,这样对身体不好!”小巫蛮实在睡不着,它和楚江童一样。

齐齐哈尔市第一医院怎么样
拜城县人民医院怎么样
福建哪家治癫痫病医院好
云南治疗龟头炎费用
陕西妇科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