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洱信息港
时尚
当前位置:首页 > 时尚

九转天玄 第二百六十一章 心死

发布时间:2020-02-15 20:14:30 编辑:笔名

九转天玄 第二百六十一章 心死

“这个暂时还不用你操心,光明之神的下一步计划肯定是要先稳住自己,而不是剿灭幽冥教。我会通知岳莫空和加坦格苏鲁那边,让他们先不要发兵,将所有人都撤回到总部死守。”

紫衣青年点头道:“明白,师父。”

“好了,你去盯着他们吧。注意,千万不要让光明之神发现你,一旦她动手,你就赶紧回来,懂我的意思吗?”

“是。”

……

天星推着自己的冰元素,在体内经络中循环了三个周天,将伤势暂时稳固住,这才长呼出一口浊气,睁开双眼,也不知道萧月怎么样了。

映入眼帘的,正是已经醒过来的萧月,她坐在天星身边,一双眸子正注视着天星,一动也不动,似乎是在发愣。

天星见萧月没事,心中顿时宽慰不少,他轻轻晃了晃萧月的肩膀,问道:“怎么了

,划破了虚空的寂静。

血色突现。

一柄剑从天星的前胸刺入,直接贯穿后背。锋锐的剑尖上,还在一滴一滴滚落着鲜血。

萧月的目光扫过天星,眼中带了浓浓的不屑。

天星的脑海中,完全是一片空白。

那只握着剑柄的手,他再熟悉不过了。这就是他可以灌注一切、倾诉一切和奉献一切的人,到头来,竟是她亲手将红剑送入了自己体内。

两人都没有动,保持着原有的姿势。天星的脑海中,却是闪过了一幅幅画面。

……

他还记得,那是六年前的事情了。他和萧月在天金剑阁初遇,那种青涩,那份陌生,却将两颗原本毫无关系的心逐渐连在了一起。

他还记得,那是五年前的事情了。他和沐风宿乘着萧月的便车一路赶回登云山,那种陌生和隔阂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温暖和熟悉。

他还记得,那是四年前的事情了。在流沙古墓里,是他拼死抵挡住了倾泻而下的流沙,替两人打开了一条生路。他们一起度过了那段最难熬的时光。

他还记得,那是三年前的事情了。从流沙古墓里逃脱,他们一起闯入了海底世界,历经了重重磨难,终于成功帮助蓝鳞觉醒,返回了大陆。

他还记得,那是两年前的事情了。他们倾诉了彼此的真情,两点原本遥不可及的星光逐渐摩擦,粘贴在了一起。

他还记得,那是一年前的事情了。天金剑阁覆亡,她一直陪在他身边,默默给予他心灵上的支持,才使他走出了心理的黑暗面。

……

他还记得,在逃脱追杀的过程中,是天星以自己的血肉之躯抵挡住了杀手的致命一击,让萧月保全性命,自己却险些丧命。

他还记得,在海底世界,面对强大的黑暗魔鲨墨千舞,是萧月的重创在危急时刻激发出了他的全部潜力,破海乾坤,剑林血雨,灰飞烟灭。

实在是没有想到,

最后将自己送上不归路的,

正是自己无比信任的爱人啊!

……

天星的目光逐渐变得涣散,人,心死了,就是真的死了。

萧月的眼中丝毫没有同情和怜悯,仿佛天星在她看来,就是一只猎物罢了,最终也要被自己亲手杀死的,那种冷酷,那种绝情,绝不是之前的她可以拥有的。

红剑抽出,天星丧失了全身的力气,瘫倒在地,他已经放弃了任何抵抗,体内的经络也大半被破坏,灵盘受到重创,他也不可能抵抗。

然而,身体的疼痛还是次要的,心灵上的重创才是天星真正的伤口。

萧月蹲下身子,看天星的目光中带了一丝玩味和戏谑,好似在嘲笑他。

“吼——”一声大喝响起,一个巨大的身影伴着剧烈的能量波动撞了过来,暗蓝、浅蓝两色的光芒暴涨,直接奔着萧月而来。

天星心中激起一层涟漪,那是蓝鳞啊,自己还有蓝鳞!

不,蓝鳞,你不要过来!

蓝鳞,你快跑啊!

现在的你,根本不是萧月的对手,贸然出击,只会白白断送自己的性命!

不要管我,快跑!

萧月微微一笑,面对冲过来的蓝鳞,她的眼中只有杀戮的冷酷,仿佛世间一切在她面前都是那么渺小,那么卑微。

剑光一闪,金色的光芒瞬间淹没了暗蓝、浅蓝,蓝鳞的身影被裹入一团璀璨的光芒之中,蓝光也越来越微弱,逐渐被金光所吞噬着。

金色能量消失,蓝鳞的身体静静地伫立在距离萧月五米的地方,不同的是,它的双眸已经没有了先前的神采,仿佛就仅仅是一具躯体般,立在那儿。

轰隆,蓝鳞的身体推金山倒玉柱般倒下,重重砸在地面上,它的一双大眼睛中,直到最后一刻,透露出的还是心切,催促天星赶紧离开的心切。

“不——”天星大吼出声,他怎么也不会想到,萧月竟然如此残忍。她取了自己的性命尚且不够吗?蓝鳞是无辜的啊,为什么,自己最亲的蓝鳞,最后竟然是死在了萧月手里。

萧月瞥了一眼已经失去任何生命体征的蓝鳞,转头望向天星。只见他面如死灰,灵魂脱离躯壳,心灵大概早就已经淹没在了足以冲垮一切防线的洪流中。

“怎么样,你也看见了,我可以取任何人性命。包括你,包括你身边的所有人,当然,我是不会滥杀别人的,因为,不久的将来,我就是全人类至高无上的统治者。”萧月的声音依旧那么清脆甜美,但在天星耳中,却已经不是先前的那种感觉了。

有什么东西遮住了自己的视线,那是红色的泪水,两行血泪顺着天星的眸子流下——他不知道多长时间没有流泪了。

萧月冷笑一声,走上前去,拾起天星的红剑,道:“这就是你师父留给你的东西吗?很好,看来这柄剑是你心灵的寄托,既然这样,我就让你死得更痛苦一点。”

一边说着,她双手一拧,红剑居然从中间断裂,伴随着一声脆响,化作了废铁。

断剑落地。

“你怎么不说话了?我的爱人。”萧月的语气中满是讽刺,“实话告诉你,我没有一天真正喜欢过你,我跟你在一起,只不过是想利用你。你知道吗?你吸引我的,其实是杀戮圣柱的传承,如果有朝一日,我可以将它转化为自己的力量,那么,我的实力必定会更上一筹。”

“但是呢,如果你的修为不够强大,我吸收也没有什么用。所以,我一直在等,终于,我等到这个机会了。现在,我要吸取你的所有力量,包括你的冰元素,这样,说不定我可以成为最强大的人类,远远凌驾于你们所谓的圣柱守护者。”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