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洱信息港
网络
当前位置:首页 > 网络

拆迁律师梁红丽八天争取三百万神奇救济写传

发布时间:2020-02-15 20:04:22 编辑:笔名

拆迁律师梁红丽:八天争取三百万 神奇救济写传奇

北京市海淀区居民高某,一九九三年因其祖母、父母及姑姑所居住的房屋被拆迁,其与父母姑姑被安置在北京市海淀区信远建筑工程公司拥有所有权的海淀区安河桥上河沿6排2号,一个建筑面积约88平米的两层房屋院落内,第一层为半地下室,还有近30平米的自建房以及小院。

2007年,此安置房的所有权人北京市海淀区信远建筑工程公司将此处房屋出售给了高某,并出具了高某购买此房的产权证明文件,高某依约一次性交纳了购房款,一直居住至今。2013年4月25日,海淀区海淀镇青龙桥村村民委员会突然发布了《腾退公告》(下称《公告》)及《党校西墙外地区住宅腾退安置方案》(下称《方案》),将高某房屋列入了被腾退范围。

自从腾退开始后,高某一家的平静生活便被打破。腾退办给出的腾退方案是提供两套安置房源,一套53平米的一居室,一套97平米的两居室,安置地点在上地树村地区,另外,装修费、搬迁费、过渡安置费以及附属物共计补偿100万元。高某通过对周边区域的房屋市场价格摸底及对被安置房源的地点进行实地考察后发现,腾退办给予的这个补偿方案并不合理。但是几天后,腾退办负责人变更,并且对之前曾协商妥当补偿方案全盘推翻,否定了已经口头认可的协商基数,要依照《党校西墙外地区住宅腾退安置方案》从头谈起,且态度强硬,告知:爱签不签,就这条件,不签就等着强拆吧。

如此一来,补偿条件从之前口头协商的金额100万缩水至80多万、安置房由两套变成了一套两居室。如果按照腾退方案的标准:实行合法房屋面积进行1:1置换安置房面积,那么要获得97平米的一套两居需要支付减去原房屋88平米后的出售差价约24万,还要搬迁、再加上过渡租房三年多的租金、对安置房进行装修等等,这80万的安置费还真是相差甚远。更重要的是高某现已步入适婚年龄,现在自家小院内是两部分房屋,结婚时还算能独立居住享有婚房,但是要是按照这样的补偿条件

,高某不但没有了婚房,还将大大降低了原有的居住条件和生活水平。更甚者的是,腾退办对高某家的房屋进行测量的结果只有61平米,与实际面积严重不符。这一系列的状况都让高某及家人无法接纳。

2013年7月6日,青龙桥村村委员会又在高某家大门上贴出了强制性腾退的公告,要求他于7月14日前腾退。

高某果断委托有着多年办案经验的梁红丽律师全权代理。

梁红丽律师接手后雷霆出击,通过申请保护委托人人身财产安全,申请信息公开,律师建议函,查处函,民事诉讼等一系列程序,让该起案件峰回路转,高某化被动为主动。最终腾退办主动提出谈判,并且承诺一周内对高某提出的条件给予申请答复。

可喜的是,在案件展开后仅仅八天的时间里通过谈判协商双方达成一致意见,签订了安置补偿协议,即三套房屋,一套二居室,两套一居室,货币补偿200万。与初期达成的口头协议相比,多了一套一居室,折合安置房所在地的市场价格200多万,还多了100万的货币补偿。总共为委托人多争取到了300万的利益。

而如此满意的结果后面是著名拆迁律师梁红丽有勇有谋的气魄与步步为营、果断出击的智慧。

委托手续刚办理完毕,梁红丽律师便长驱直入申请保护委托人人身财产安全,根据《治安管理处罚法》和其他相关法律规定,公安机关有保护公民人身财产安全不受侵犯的职责。在强制腾退的紧迫情况下,必须先保障委托人高某人身财产安全,如果房屋被强制腾退拆迁后委托人会处于劣势地位,不利于促成谈判机会。在房屋保住的前提下,取得理想的补偿安置指日可待。

这之后,梁红丽律师迅速启动信息公开程序,寻找项目弊端,以此掌握更多有利证据,为委托人争取到最大限度的合法权益。

先是大量搜集腾退拆迁的现有证据,并分别向几个相关机构申请信息公开,向北京市发改委申请关于党校西墙外地区住宅腾退并推进三山五园历史文化景区建设项目核准的批准文件(四至为:东至党校西墙;西至京密引水渠;南至颐和园;北至安河桥地铁站);向北京市海淀区发改委申请信息公开该建设项目核准的批准文件;向北京市国土资源局申请该项目所批准的建设项目国有土地使用权的批准文件(建设用地批准书或出让土地合同或国有土地使用证);向北京市国土资源局海淀分局申请该项目所批准的建设项目国有土地使用权的批准文件(建设用地批准书或出让土地合同或国有土地使用证);向北京市国土资源局申请该项目占用农村集体土地被依法征收的土地征收批复文件及报批材料(包括一书四方案),若有进行建设的工程项目其供地批准文件等相关资料;向北京市规划委员会申请该建设项目所核发的规划许可文件或规划意见书。

这之后,梁红丽律师分别向海淀区人民、海淀区海淀镇人民、海淀镇青龙桥村民委员会和海淀镇青龙桥腾退指挥部发出了一份言辞恳切的《律师建议函》,向对方传递出委托人的讯息,警示腾退方不得轻易触犯法律底线。

此外,梁红丽律师还向腾退主体的上级海淀区海淀镇人民发出了一封《对青龙桥村村民委员会违法腾退查处申请函》。一阵见血地指出了腾退办的违法之处,目的是希望镇能够自觉启动内部自省纠错程序

查处函的发出再一次向他们拉响了警钟。

梁红丽律师表示,此次拆迁项目属于腾退性质,村委会作为腾退主体,依照《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由村民代表大会来决议的腾退决定,并制定补偿方案。这里的问题就凸显出来了,高某一家户口属于居民,而非农民,不享有《村民委员会组织法》当中作为村民应有的权利,那么也就等同于自己合法所有房屋的去留是由村民代表来决定的,自己连参与的权利都没有,这是对高某权益的极大侵害。

因此,梁红丽律师抓住这个违法点,去海淀区人民法院民事厅起诉立案。由于市及法院部门对腾退案件不予受理的情形早就作出过内部规定,立案难是可想而知的。但这一切早已在梁红丽律师意料之中。在辗转了两个立案窗口,与两位立案法官进行深入交涉未果之后。梁律师仍不予放弃,找到了立案庭庭长,据理力争,运用巧妙的沟通方式,终于使得庭长答应主动与腾退办联系,此举为委托人高某争取到了非常宝贵的与腾退方平等谈判的机会。

梁红丽律师在此案中抓住了腾退主体没有腾退资格的法律关键点。青龙桥村委会依据《村民委员会组织法》所作出的《党校西墙外地区住宅腾退安置方案》对居民身份的委托人没有法律效力,且是重大侵权的行为。

具体来看,高某房屋所有权受宪法和法律保护,青龙桥村委会制定该方案既侵犯了其合法的所有权权益,又违法了村民议事程序,与村民自治原则相悖。

梁红丽律师简介:

梁红丽,女,汉族,执业律师。1978年出生于黑龙江省密山市,毕业于天津南开大学法学院。于2009年师从中国拆迁第一人杨在明律师,开始拆迁律师执业生涯,曾就职于北京市盛廷律师事务所,现为北京在明律师事务所拆迁律师团主办律师,中华全国律师协会会员,北京市律师协会会员,海淀区律师协会权保部委员,中数法律服务频道《法制与经济》栏目法律服务中心法律顾问。

梁红丽律师在专业拆迁法律工作领域奋斗了近五年时间,主办及参与的案件一百多件,其在拆迁业务领域中以公司企业厂房拆迁、私房及公房拆迁案件、承租房屋拆迁案件、集体土地征收补偿案件等见长,工作中积累了丰富的行业专业经验,为帮助百姓维护合法权益夯下了坚实的基础。

拆迁律师梁红丽:八天争取三百万 神奇救济写传奇-社会-中国法制

北京德胜门医院在线预约
成都送子鸟不孕不育医院预约挂号
怀化有没有癫痫病医院
承德治疗不孕不育方法
中山癫痫病最正规的医院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