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洱信息港
娱乐
当前位置:首页 > 娱乐

妖气复苏 第26章 我在大乘等你

发布时间:2020-01-16 22:46:44 编辑:笔名

妖气复苏 第26章 我在大乘等你

南华闻言苦笑不已,哭笑不得地说“你是雪主破例再收的关门弟子,与我同辈,算是我的小师妹。按辈分是能指点不错,但大半年的时间哪里够你去指点他人?”

如是想着,只当是祝红雪尚未踏足修行境界,不知其中的艰深。

祝青山指得自然不是雪山,劈天如果人道四位通天都来,桃谷人至少也要现身三个。叶山南和诚王世子燕消肯定是要露面的,加上红雪,这就是一半人了。

厉有隅估计怕是不敢来,除非他能到大乘期,另外两个目前尚不清楚是什么来头,不过要是能再来几个,也算是热闹。

本身桃谷弟子这等身份不该是会继续隐瞒的事情,但奈何刚出师那天,剑仙就做出了斩帝流浆,放妖煞气的事情,自然也就没人敢自称是妖仙的徒弟了,以免招致不必要的麻烦。因而除了那日大战的两位主角,其余四人的身份如石沉大海,成了重要机密,再无人得知。

好在厉有隅不在乎这个,不过叶山南则吃了大亏,虽说叶宗主中了一剑,但师徒这层关系毕竟扯不清楚,人朝皇帝本就看不惯镜悬山的超然地位,来年大会,怕会是暗流涌动。

“前六境又有什么难的,依我看,不到填海境都没到拼天赋的时候。”

南华怔了怔,觉得自己也不当一昧的出言打击,年轻的天才要是连这点傲气和拼劲都没有,总不能指望他们老了再去搏吧?

“只希望你不要步傅雪主的后尘。”

---------------------------

南华的讲课结束后,祝青山要去谷内选一处空屋。出了课堂,众生对祝红雪的好奇还是没有消退。

一方面她的天赋太过惊人,一方面她的容貌太过独特。

还有就是她的言行,实在太过直来直去,意料之外,情理之中。

不过众生好奇归好奇,却还保持着克制和礼数。尽量远远望着,没有一哄而上地围过去。

此刻便又能看出世家子弟和穷苦人家孩子的区别了。

来自燕北八郡,甚至修仙世家的富贵子弟,毫不露怯地上去搭话,而穷苦人家出身的,却较少有主动上前的,显得更加拘谨害羞一些。

“傅雪主当年怎么了?”祝红雪有些好奇地问,南华说自己不要步傅风雪的后尘,那总要先搞清楚傅风雪到底出了什么事情。

“傅雪主和当今通天的四尊大物是同一辈的子弟,甚至于在修炼早期,天赋更甚他们几人一筹。”倒不是贫寒出身的人不愿去交流,而是他们的确对这等故事知之较少。

“被燕北魔道打破的填海境记录是须弥山住持的三十六岁,但在此之前,傅雪主至移山境界的速度却是比住持大人更快一筹的。”

“只可惜世人记得的终究是上三境,移山破的再快,终究比不上填海的那一步来得震撼。早年再惊才艳艳,却也比不上一尊通天来得踏实。”

“不过其实谁也不知道他们四个人如今到底到了通天没有,除了叶宗主前日里展现了通天境界,其余三人都已经久不出手了。”说到这里,也有人如此质疑道。若不入通天,也就是和傅风雪平起平坐的地位罢了。

“非也非也。四位前辈的修为彼此一直咬得很紧,自从雪主先一步步入移山境界之后,就一直慢四人一个境界。”

“雪主破填海的时候,四人不久便入了大乘。雪主入大乘有些年头了,四人又闭关许久,想来大都已入通天境界。”

“再说了,叶宗主在四人中的修为进境向来是较慢的。”

“谁让他管那么多闲事?”

“人皇要管的事情不比他多多了?进境速度照样常常领先。”

“那你也不看看他是谁的后人!始皇帝血脉近五千年单传,哪个帝君修为慢了?”

“叶宗主底子就差了?镜悬山本就是当年辅佐始皇帝的三大宗门,人家须弥山和天一道都自给自足,凭什么他镜悬山什么东西都要来多吃多占?”

祝红雪和祝青山对视了一眼,怪不得那天燕北魔道就能让镜悬山那么难办,若不是叶宗主出关,连少宗主也要交代在那里。

搞了半天正道也不是铁板一块,看样子镜悬山正虽是正,却太霸道了一些,各路资源上从来只肯占便宜不肯吃亏,让正道大宗大雪山也对他们很是不满。厉有隅伏击叶山南的时候,不少正道怕是乐得如此,根本是出人不出力。

“那时候倒也看出来了些,搞了半天是山里惯的。”祝青山低声与祝红雪耳语,他对厉有隅说不喜欢叶山南自然是事出有因的。桃谷人若是说谁感恩之心最淡薄,想必是叶山南没跑了。

虽然师尊不在乎,但祝青山很不喜欢。

“厉有隅比他快越多,他就越难破境。”祝红雪的角度直接的有点诡异,“越是如此的人,越是忍受不了别人比自己的天赋要强。”

“那他要快点了。”祝青山拉着祝红雪往谷内走,“等我们的境界追上去,他怕是要失心疯了。”

“是你追上去。你快点,我在大乘等你。”这两个人的自信心也是够爆棚。

一路上几十位子午谷弟子七嘴八舌地将话题越扯越远,待得说清了傅雪主的事情,也已经走到了谷内深处。

“祝师弟,我们子午谷人虽然不少,但不比其他仙峰仙谷,学得一些要诀之后,若是自知前路无望,回凡间的也极多。加之杰出的弟子常向晋升去别谷,因而空的住处不少,师弟倒也不用客气,任选便是。”

“谷中心的能靠师长近些,时常讨教,位置景色也都宜人,就是去丹房远了些。若师弟有心钻研丹道,可以去东边的那两处,一者就在丹炉附近,方便得紧。”

“一者出谷方便些,子午谷别的不多,各种外边不好寻的草药遍地都是,药谷自己自己动手便是,不必请示。闲暇时间练出的都可自己留用。”

“如此甚好,我便在东边择一处住下好了。我身体有恙,多多钻研,也算是一举两得。”说着便择了一处,取了钥匙。

陪同的众生自不好再久待,便一齐离去。

走得远了,仍止不住感叹,“祝师叔...生得真美啊..”

“你说,一个是咱们师叔,一个是咱们师弟,这辈分可怎么算呀..”

……

几人面面相觑。

天津血液科医院哪家好
杭州丽都白癜风医院的地址
贵阳看癫痫到哪家医院
癫痫病治疗上海哪家医院好
河南治癫痫病的医院排名
友情链接